文化

张柯|过年了

作者:张 柯 来源:信阳晚报 2020-01-20 10:00:26 我要评论()

作为中国最古老最传统的习俗,春节应是所有节日中最为隆重的了。 小时候的春节仪式感满满,年前一个多月就开始了忙碌。杀年猪、晒腊肉、腌鱼块、大人'...

timg (30).jpg
 
作为中国最古老最传统的习俗,春节应是所有节日中最为隆重的了。
 
    小时候的春节仪式感满满,年前一个多月就开始了忙碌。杀年猪、晒腊肉、腌鱼块、大人孩子的新年衣衫准备、瓜子花生糖果和其他零碎物品……物质上的贫乏并没有阻碍年味儿的浓烈散发,街上到处是赶集的人们,卖春联、烟花爆竹的,特别是一些路边的小吃摊,每张桌子都坐满了人,一碗碗冒着热气的饺子、馄饨、面条,市井人生的画面是如此的温暖惬意!
 
    从小年开始,各家开始洒扫庭院,清理屋子。等到大年三十那天,一切的准备工序也都差不多了。中午或晚上的年夜饭是一年中的重点,我家的年饭一般都是在中午。母亲不善厨务,都是父亲来准备。虽说饭桌上必须要鸡鸭鱼肉俱全,寓意来年的丰庆和年年有余。但对于家境不好的人家来说,有个荤腥就代表了所有。
 
    那一年的春节,我家年饭桌上照例只有众蔬捧月般的一小盘肉,几块咸鱼,一盘子韭菜炒鸡蛋,似乎在为了所谓的鸡鸭鱼肉在做努力的拼凑。不同的是父亲那一贯威严的外表下难得的露出一丝温和,虽说饭桌上的气氛和往常一样的安静,但并不压抑。院子里的鞭炮碎屑也给家里增添了一丝节日喜气。
 
    吃完饭的我串门到隔壁小爷家玩儿,他的女儿秀儿和我是好朋友。他家刚准备放鞭炮吃饭,我看到桌子上竟然有只刚端上桌的板鸭,那是一只整鸭子,暗红色的鸭肉在蒸汽的作用下闪着诱人的光和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儿,直往人鼻子里蹿,可以看出那只板鸭也是作为压轴主角而上桌的。
 
    小奶又拿出一副碗筷,招呼我坐下吃饭,我说我已经吃过了。秀儿一把拉我坐了下来,小奶夹起一块板鸭放进碗里,非让我尝尝有没有蒸熟,我有点不好意思地没再推辞。
 
    小奶贤惠能干,随和可亲。小爷当过兵,天性诙谐,金句子不断,不时惹的人哈哈大笑。饭桌上的气氛轻松而热烈,小奶不停地给我夹菜,就这样,在小爷家,我又过了一个愉悦而快乐的年。
 
u=333434397,2004503860&fm=26&gp=0.jpg
 
    除夕的夜晚,父亲难得的拿出一小叠一毛两毛的崭新纸币,说是给我们的压岁钱,数目虽不多,却寄予了我满腔的期待和希望。拿到压岁钱之后,二姐提议玩扑克,她故作一本正经地说,输赢都不许耍赖,我和三姐欢快的答应了。彼时我的心里有着强烈的赢钱欲望,如果能把姐姐们的钱都赢过来,我就可以在伙伴们面前显摆自己足够多的压岁钱了。
 
    结果事与愿违,我不但没赢到她们的钱,反倒是把自己的压岁钱给输得精光。后来姐姐们把钱马上又都还给了我,看着手里失而复得的压岁钱,我早没了和别人比较的虚荣了。
 
    初一,天色未明,我和村里的一群小伙伴们就开始了挨家挨户的拜年,一扇扇尚在沉睡的门就这样在稚嫩的“给您拜年了”的童音中敲响。最后的战利品才是一场可爱童真的比较。
 
    整个春节我们都是在放鞭炮、跳瓦、滚铁笼、转陀螺中度过的,那时没有来自科技方面的诱惑,所有的开心都来源于身体力行——累,并快乐着!
 
    那时,虽说我们在物质上普遍是质朴而贫乏的,但精神上却饱满而快乐。在怀念过去那份美好的同时,如今的我们也享受现代生活带来的便捷和丰裕。每个年代都有其不同的文化烙印和生活背景,缅怀过去,珍惜当下,展望未来,成了人们感慨幸福生活之外的常态。
 
    时隔多年,父母和小爷早已作古,小奶也到了古稀之年,但每到过年,我总会想起那个使人温暖的春节。(张 柯)

1.信阳晚报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信阳晚报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信阳晚报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信阳晚报网或将追究责任。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信阳晚报官方网微信